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您現在的位置:新聞資訊 >> 行業新聞 >> 《霸王別姬》建筑手稿流出,我們看過的大片,都是這個老爺子撐起的場面

新聞資訊

《霸王別姬》建筑手稿流出,我們看過的大片,都是這個老爺子撐起的場面

日期:2018-09-18

從《紅樓夢》的怡紅院,到《霸王別姬》的梨園戲班,從《夜半歌聲》的西洋建筑,到《西楚霸王》的阿房宮,他畫了幾十年,

用最專業的建筑設計手稿,為每一個耀眼的導演繪就最夢幻的藍圖。

說到電影,我們最先想到的往往是哪個導演,哪個演員,可真正要完成一部電影作品,背后往往要花費很多人的心血。

但可惜的是,我們往往記住了片頭的導演和主演,卻很少在影片的最后看看那些制作人員的名字。而在電影行業,一直流傳著

這樣的一句話:想拍大片,就要找楊占家。

在過去許多年,“找楊老師”是很多“大片”請美術設計的最佳選擇。從李安的《臥虎藏龍》,到徐克的《七劍》,從吳宇森

《赤壁》,到張藝謀《滿城盡帶黃金甲》,幾十年來,在電影界,楊占家是美術設計領域當之無愧的頂尖人物。

陳凱歌在拍攝《妖貓傳》的時候,有很多觀眾對影片中還原的“唐城” 贊嘆不已。

雖然這是一部帶有奇幻色彩的影片,但與時下許多大肆使用特效的影片不同,“唐城”是花了整整六年才搭造出來的。正因為有

如此的策劃和醞釀,導演才得以采用實景拍攝,人物在空間中的輾轉騰挪,也都有了一個真實的基礎。

但在25年前,陳凱歌拍攝《霸王別姬》的時候,電腦特效還遠未普及,也未能如今日這般惟妙惟肖,實景搭造是唯一的選擇,

而為《霸王別姬》里的場景繪制構圖的,就是楊占家。

 

這部影片,承載著陳凱歌巨大的野心,他試圖用一個場景記錄下三代人的悲歡離合,從而展示出一個大時代的文化演變。為了

完成陳導的企望,楊占家帶著尺、筆、本,一個人邊測邊記,跑遍了京城大大小小的園林。

 

《霸王別姬》程蝶衣家 氣氛圖

 

《霸王別姬》 祖師爺家的院子 氣氛圖

 

我們看這個祖師爺院子的平面圖,這些樹是后來移進去的,原本什么都沒有,這都是楊占家一筆一筆畫出來。

 

《霸王別姬》 戲園子 氣氛圖

 

為了還原老北京梨園科班四合院,唱戲的戲園子,乃至老北京的街道,楊占家做了各種考察,繪制近百張設計圖紙,才將各

種場景搭配起來。

 

 

 

 

而畫這些圖,一兩天才能畫成一頁,劇組為此籌備了一年多。雖然慢,可若沒有這些逼真的場景,那百年時代的光影

就不可能成立。

 

 

在這部戲里,楊占家結識了張藝謀的御用美術師霍廷霄。后來霍廷霄每次需要美術設計,都要拜托楊占家進行置景制圖,因

為他的圖紙拿到電影廠置景的工人一看就知道該做成什么樣,而且基本沒什么誤差。

 

 

 

在《臥虎藏龍》中,導演李安想設計一出,讓人耳目一新的武打場面——在天上飄著擊劍。這場戲超過四分鐘,是撐起

影片武打戲份的一個支點。

 

為了這一段戲,劇組在攝影棚里搭出了這片房屋,在楊占家設計的手稿中,我們能看到這片屋頂的設計圖紙,都是以線

描的方式表達出來。

 

 

《臥虎藏龍》打斗戲屋頂氣氛圖

 

這還不是屋頂設計的結束,“ 概念圖都是虛的,必須具有實操性。” 在屋頂詳圖中,還包含了每一棟房屋的具體設計圖。屋外

的門、窗造型、門頭、門墩以至門上的對聯,都有標明了詳盡尺寸的設計與描畫。

 

正是因為有了這些圖稿設計,我們才能欣賞到兩位主角優美的武打動作,在古色古香的韻味中,展示出了獨特美感。

 

(上)《功夫之王》設計圖,(下)《大鬧天宮》設計圖

 

看到他的手繪圖,每張都有清晰的線條,精細的尺寸和各種標注,這在電腦時代幾乎很難想象。

《白鹿原》氣氛圖

 

 

有次到南方去采風,他看見蘇州博物館里的灶臺是單獨的一個,不像北方是和炕連在一起的,他就把鍋的直徑都記下來,

畫成圖。后來《紅樓夢》劇組要拍廚房戲的時候,他立馬就知道要需要多大的鍋、多高的臺子。

在當年設計榮國府的圖紙中,哪是大門,哪是角門,哪是儀門,賈母住哪個屋子,林黛玉住哪個屋子,哪里是

幾棵大樹,他心里是清清楚楚。

《紅樓夢》怡紅院氛圍圖

童話世界里的浪漫主義,往往是在現實主義的奮斗下產生的。一味迷信科技帶來的便利,我們獲得的只是潦草的碎片。

而真正值得重視的,是技藝高妙背后的堅持,是鮮花鋪就后的沉默。這些簡樸的品質,才是我們始終受到感染,并推動

自己前行的力量。

所屬類別: 行業新聞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江苏快3计划和值预测